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 李承策和孟瑶带着昭昭前往临华宫。

    除夕这晚用完年夜饭,徐怀过来恭请他们前往前殿的大平台上观看烟火。

    一色色的烟火升腾而上,极为的精彩。但是李承策想起那年孟瑶拉着他一块儿放烟火的事, 便叫退众人, 握了孟瑶的手,要仿效那年, 两个人亲自去放烟花。

    昭昭一见他们两个人都去,那她肯定要去啊。就跟着一块儿过去了。

    这一放就放了好些。后来孟瑶玩儿的有些累了,就站在一旁, 看李承策抱着昭昭在怀,握着她的手,父女两个人一起放烟花。

    昭昭很兴奋。一会儿大叫, 一会儿又大笑。李承策也是满面笑容, 眉眼皆舒展。

    孟瑶在旁边看着, 唇角不由的也往上扬了起来。

    大抵世人所说的幸福,也不过就是如此吧?自己爱的人, 和爱自己的人,都在自己身边,日日陪伴着。

    昭昭还小,以往这个时候早就已经睡了, 今晚却玩到了很晚。不过等放完烟花之后她趴在李承策的肩头就睡着了。

    孟瑶走过来,将一件厚实的斗篷披在了昭昭身上,然后同李承策相视一笑。

    早起天就阴沉着, 至傍晚的时候就开始下起细小的雪花来。这会儿雪花下的越发的大了, 搓绵扯絮一般。徐怀忙叫内监撑伞过来给他们挡雪,却被李承策给阻止了。

    就这样一手抱着昭昭,一手握着孟瑶的手, 踏着脚下的乱琼碎玉,慢慢的往前走着。

    两个人时不时的会说句话。无关乎朝政大事,无关乎国计民生,只是如同天下间所有普通的夫妻一样,说一些家常话罢了。

    偶尔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各自走各自的路。

    周边都很寂静。能听到风卷着雪花飘过的声音,脚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的轻响。

    好像在这样的场景里面,人的内心也会跟着平静安宁起来。

    等到了寝宫,李承策将披在昭昭身上的斗篷取了下来。

    斗篷上面虽然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但昭昭身上并没有落到一片。

    她睡的很香。亲了亲她的脸颊和小手,都暖和和的。

    李承策抱着她,孟瑶上前来,动作轻柔的给她脱了衣裳,然后将她放到床上。

    被子里面已经事先用汤婆子熨过了,暖和和的,一点都不寒凉。昭昭一到床上,就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自始至终她都没有醒过。

    孟瑶给她盖好被子。被角到处也都掖了掖,这才直起身来。

    一回头,就见李承策正站在她身侧。

    便问他:“我有些困了,想睡了。你是现在就睡,还是守夜?”

    大年三十晚上是有守夜的习俗的,但孟瑶才不会管这些习俗,困了就睡啊,干嘛非得撑着不睡?

    李承策却不想睡。

    伸手握住她的手,笑着说道:“你随我来。”

    孟瑶心中狐疑,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但看李承策神神秘秘的样子,心中难免有几分好奇,就跟着他一块儿去了。

    接过李承策带她去的竟然是瑶光池!!

    孟瑶:这家伙脑子里肯定又在想那事了。

    好想问问他,你每天早起上朝,同一干臣子们商讨国家大事,然后又要批复奏疏,一天下来歇息的时间压根就没有多少,还得陪昭昭玩儿好一会,就不累?怎么就能经常想这事呢?

    看电视剧上的那些皇帝,但凡勤勉些的,那是后宫都不怎么进的。一个月里面能翻几次嫔妃的牌子就不错了。但到李承策这......

    行叭。后宫还无嫔妃,只有她这一个皇后。她有时候都感觉她这皇后都比他这个皇上要累。

    在孟瑶还在吐槽这些的时候,李承策已经自行宽衣。然后又给孟瑶宽了衣,抱着她,两个人一块儿沉到了温泉里面去。

    外面寒凉,入水之后只觉通体舒泰。

    两个人并没有去深水区,就在池边的浅水区。

    自然这浅水区对于李承策而言只不过是刚到肩膀,但对于孟瑶来说就没那么友好了。

    为免自己不喝到温泉水,孟瑶选择坐在李承策大腿上。

    等对上他一双墨玉般的双眸,她玩心忽起。

    便伸臂揽住他的肩膀,娇笑着问道:“陛下,你当真只是拉我来泡温泉而已?”

    一边说着话,一边抬手慢慢的描绘着他的眉眼。随后又渐渐的往下,在他的唇角来回的摩挲着。

    以前就觉得李承策生的当真是清风霁月,清隽出众,近来越发的觉得他的五官生的好了。

    便如这会儿,不但一双眸子如同清水洗濯过的黑曜石,一头长及腰背的黑发高高的挽在头顶。偏偏他生的肌肤冷白色,一双唇淡红色,只看着便忍不住让人想凑过去咬一口。

    李承策自然不只是拉她过来泡温泉这么简单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孟瑶竟然会这样大胆的引诱他。

    现在的孟瑶,看着便是个妖精。且是那种修炼过魅术的狐妖,让他只看一眼,便迫不及待的沉沦了下去。

    张口咬住孟瑶在他唇边作乱的手指,他低笑出声:“我想酒驾。”

    这个词他还是跟孟瑶学的。酒后开车嘛,就是酒驾。刚刚吃年夜饭的时候他和孟瑶都喝了点儿酒,虽说这会儿酒早就已经醒了,但也勉强算得上是酒驾了。

    而且眼前的这幕场景,纵然他未饮酒,也会觉得有几分醉了。

    “我就知道你在想这事。”孟瑶笑骂了一句,“你怎么天天都想这事啊?不累啊?”

    “不累。”

    李承策侧身将她压在身后的池壁上,眉眼间皆是温柔的笑,“为了让小娇妻满意,为夫哪敢累?”

    孟瑶气的。

    明明是你自己天天想这事,怎么现在被你这样一说想这事的还是我了?

    抬脚就去踢他。

    自然没有踢到。被李承策伸手握住,然后沿着她的玲珑玉足,纤细的脚腕,渐渐的一路往上。

    殿外大雪纷飞,殿内却是春色溶溶。

    次早起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一片。早膳过后,李承策和孟瑶就带着昭昭出去玩雪了。

    元宵之前他们一直都住在临华宫,离开的时候昭昭还挺舍不得的。

    因为平常都待在宫里嘛,这会儿换了个地方,小孩子总会觉得很新奇的。而且以前李承策虽然每天都会陪她玩,但时间也并不算长,哪里会像这几天一样,一天到晚都陪她玩啊。

    于是李承策便承诺她,往后会经常带她来这里玩儿,昭昭这才高兴起来。

    年前三十那日便已是立春的节气,但真的感受到温暖的时候却已经是农历三月的时候。

    御花园中的杏花已经开过,这会儿桃花也开了。宫中的人也都脱下厚重的冬装,换上了飘逸的春装。

    春天来了是个好消息,另外却还有个好消息。

    那就是孟瑶怀孕了。

    李承策现在年已二十七八,那些个臣子们见他现在只有孟瑶一个皇后,膝下只有昭阳公主一人,一个比一个着急。有上书请求皇家在民间选秀的,又或是在朝中大臣家中选适龄合适的女子进宫为嫔妃的,更有甚者,竟有一干大臣家的女眷,打着进宫来拜见皇后娘娘的旗号,或带着自己的女儿,或带着自己的妹妹之类的,特地等到李承策下朝之后过来。

    于是这会儿孟瑶知道自己怀孕了,就对李承策说道:“这下你好了,不用再为那些大臣催你纳嫔妃烦了。”

    但想了想,又问道:“我这次要是还生个女儿,只怕那些个臣子们肯定逼也要逼你纳嫔妃的吧?”

    哼,不过逼他纳嫔妃也没有用,那些个嫔妃也生不了!

    孟瑶其实也挺发愁的。

    其实对于她而言,无所谓男女,只要是她的孩子,她都一样疼爱。但偏偏李承策家还真有个皇位要继承......

    要是说这皇位让昭昭继承吧,她是没意见,做个女王也挺好。但放在这个时代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反正就挺愁的。

    李承策看着倒是一点儿都不愁。

    “女儿很好,我喜欢女儿。”抬手轻抚孟瑶蹙起的眉心,他微微的笑着,“李氏血脉又不止我一人。大不了到时我从旁支中择一合适的人继承大统便是,你无需担心。”

    说着,他凑近来,在她的眉心亲吻了一下,“你现在唯一操心的事,就是好好养胎。其他的任何事,都交给我来处理。要相信夫君。”

    在孟瑶面前他从不以皇帝的身份自处,而是以夫君的身份。当然他也知道,在孟瑶的心里,他并不是什么皇帝,只是夫君。因为按照孟瑶的话来说,皇帝这个位子就相当于是个工作。而且这个工作还挺辛苦的,早起晚睡,天天要面对找茬的大臣,就没有个舒心的时候。

    相比较李承策面上看着从容镇定,其实内心慌的一批而言,孟瑶觉得自己还挺淡定的。因为不是第一次怀孕,已经有经验了嘛。

    而且相比怀昭昭之后她吐了整整三个月,连喝口水都吐,后来又早产,月子里她一直提心吊胆而言,怀这个孩子她真的一点罪都没有受。

    每天就吃吃喝喝。犯困的时候就睡,醒了就带着昭昭到处去遛弯儿。

    这就导致李承策每天下朝之后问徐怀的第一句话就是,娘娘现在在哪?然后立刻衣裳都来不及换的就赶过去。

    有一次赶到御花园里,竟然看到孟瑶站在池边,弯腰要去摘荷叶荷花。吓的他当时心跳都漏了一拍。

    等握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回来,沉着语气问她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时,孟瑶还觉得挺无辜的。

    “这个荷叶很近啊,我伸手就能摘到。”

    而且,“孕妇也不是要一天到晚就躺在床上不动弹的。孕妇也能做很多事啊。我怀昭昭的那会儿,还得去挑水呢。”

    当然她也有小心,每次只挑半桶水。

    李承策一听她提起以前的事就觉得心疼。

    她怀昭昭的那会儿他没有陪伴在她身边,导致她吃了那么多苦,昭昭也早产,现在他绝对不会让她再受一丝苦了。

    沉着一张脸,不由分说的就打横抱起孟瑶往回走。

    等回到殿中,将她放在临窗的木榻上,他握着她的手,在她面前半跪下来,直视她的双眼。

    “瑶瑶,答应我,一定要保重好你自己,好不好?”

    近来他翻看过一些女子妊娠的书,知道女子生产是极危险的一件事,经常有女子过不了这一关就此死去的。只要一想到孟瑶也会经历这种危险,他就觉得心慌恐惧。

    他害怕孟瑶会离去。他压根没办法去想,若是孟瑶离去他会如何。

    所以这些日子,他一直心中不安。这会儿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低头,埋首在孟瑶的手掌间。

    孟瑶察觉到了手掌心里的一片濡湿。

    “瑶瑶,你一定不能有事。你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

    孟瑶:......

    只听说过有女人怀孕期间情绪起伏很大,甚至得了妊娠抑郁症的,没听说孕妇的丈夫也得这个的啊。

    就抬手轻轻的摸着李承策的头,郑重的承诺他:“嗯,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的。”

    自此后便老老实实的遵医嘱,只为让李承策能安心。

    她可是受不了李承策哭了。

    好在这一胎足够顺利。至十月金秋之时,胎儿足月顺利生产。

    是个男孩子。

    这个喜讯一传出去,所有的臣子们都沸腾了。甚至有人跪下感谢上苍,让大景国本稳固。

    至于李承策,一直陪伴在孟瑶身边。

    这会儿虽然孩子已经顺利生下来了,但他依然还没能从震撼从回过神来。

    原来瑶瑶生孩子竟然要受这么多的苦。上次她生昭昭的时候她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

    忍不住又泪盈于睫。

    孟瑶:......

    就说他:“你家的皇位都有人继承了,你还哭什么啊?”

    不该高兴的嘛?

    李承策低头亲她的眉心,有一滴泪水掉落在孟瑶的脸颊上。

    “瑶瑶,”他低声轻问,“还疼不疼?”

    孟瑶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这个男人,最先关注的并不是他皇位后继有人,而是她痛不痛。

    刚刚自然是痛的。生孩子哪里有不痛,但是现在......

    “我已经不痛啦,你快叫人去炖鸡汤给我喝啊。”

    以前家附近有一位老人,得知自己的儿媳妇有了身孕,立刻买了二三十只小鸡回来养着,有邻人问起,就高兴的说这是养着等她儿媳妇生了孩子,月子里给儿媳妇炖汤喝的。所以孟瑶对于坐月子要喝鸡汤这种事有了执念,早就跟李承策念叨过好几次了。

    “已经叫人炖了,我这就叫人去给你将鸡汤端过来。”

    扬声高叫徐怀,让他去拿鸡汤。

    徐怀在殿外也扬声答应了,然后转身就朝着御膳房跑。

    皇后娘娘生了位皇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今天是个普天同庆的日子。

    鸡汤算什么?!只要皇后娘娘想喝,一天三顿都要给她安排上!

    孟瑶说完了这件事,又想起一件事来。

    “我儿子抱过来给我看看啊。刚刚我都没怎么看清。”

    李承策忙吩咐人去将太子抱过来。

    皇后嫡子,哪怕才刚生下来,但李承策已经叫人拟旨封他为储君了。

    等将小婴儿抱过来放在孟瑶的怀里,孟瑶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真丑。”

    刚出生的小孩儿,皮肤皱着,眉毛很淡,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可不得丑嘛。但长着长着,自然就会好看了。

    昭昭却不高兴了。

    “弟弟怎么丑了?我看弟弟挺好看的呀。”

    一边说,一边蹭过来,伸了一根手指就挠了挠弟弟的手背。

    “弟弟,弟弟,我是姐姐,你叫我一声呀。”

    说着,还将一直攥在手心里的一只长命锁递了过来。

    “这是我小时候戴的,现在送给你。你以后可要乖乖的哦。”

    一本正经语气,听得孟瑶和李承策都笑了起来。

    尤其是李承策。笑着的时候看着孟瑶,眼中满是温柔。

    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能有自己的孩子,但现在他竟然有了一双儿女。

    这都是瑶瑶给他的。

    心中感动至极。忍不住低头亲亲孟瑶的脸颊,又亲亲昭昭的脸颊,再亲亲刚出生的儿子的脸颊。

    “我们一家人,都要好好的。永远都会好好的。”

    昭昭虽然不明白他这会儿又感动又激动的心情,但还是拍手附和着说道:“嗯,我好好的,爹好好的,娘好好好的,弟弟也好好的。”

    孟瑶对李承策也是无语了。

    明明以前看着是内心那么强大的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很从容很镇定的,怎么她怀个孕生个孩子,这个人的一颗心就这样的敏感纤弱起来了?这样感性的话一套一套的说。

    但对上李承策望过来的目光,她心中立刻软了下来。

    什么笑话他的意思都没有了。

    抬手摸了摸李承策的脸颊,再是昭昭的,儿子的,她笑起来:“嗯,我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永远都好好的。”

    又握住李承策的手:“你放心,我和孩子们肯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所以你就别再感性纤弱了,感觉恢复你从前的从容镇定吧。

    李承策缓慢,又重重的点了下头,郑重的许下他的誓言:“天地为证,日月为鉴。瑶瑶,不但这辈子,生生世世,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同你白首到老。”

    这辈子就算了,还要生生世世啊?难道我生生世世就只能有你这么一个类型的男人做丈夫,不能换换口味啊?

    孟瑶正要调侃他两句,却忽然看到李承策眼中的坚定。

    那调侃的话便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想了想,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我等着。”

    但肯定是要前提条件的:“下辈子你可不能再用链子锁着我了啊。再敢锁着我我就找其他男人做丈夫去,哼。”

    “不敢了。”

    李承策笑。弯腰俯身亲她的脸颊,“下辈子换你用链子锁着我,好不好?我一定乖乖的天天守候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

    孟瑶失笑:“我可没有那种爱好。我啊,会用爱‘锁’着你,让你离不开我,哪里也去不了。”

    干嘛要用链子锁啊?爱是最大的羁绊,用爱‘锁’着他不就好了嘛。

    这是孟瑶第一次对他说爱。

    李承策心中是爆炸一般的欢喜,他看着孟瑶,竟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孟瑶看着他,忍不住抬手轻捏了下他的脸颊,笑道:“傻子。”

    李承策觉得他此刻真的是个傻子。欢喜的傻了。

    瑶瑶爱他!瑶瑶亲口说爱他!

    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一把握住孟瑶的手。激动的依然说不出话来,就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她的手背。

    这时就听到昭昭在叫:“爹,娘,你们快来看,弟弟笑啦。”

    孟瑶和李承策转头一看,就见小人儿果然在笑。

    明明双眼还未全睁开,但已经在昭昭的逗弄下笑了。甚至还伸了一只手到口中咬着。

    小孩字笑起来的时候当真是让人觉得心中柔软,特别这还是自己的孩子。

    孟瑶和李承策这会儿心中都柔软的不像话。彼此互看一眼,眼中皆是融融笑意。

    这是幸福的笑。幸得此生有你相伴,此生总算再不清冷,再不孤单,可享受夫妻闺房之乐,儿女天伦之乐。

    作者有话要说:嗯,到这里就正式完结啦。感谢各位小仙女们一路的鼓励和支持,爱你们~

    没存稿真的是太可怕了,接下来我打算攒点儿稿子,所以新文大概8月中下旬开。

    新文《那个替身她飘了》,感兴趣的小仙女们现在可以移步专栏收藏下,开文早知道哈~

    另外推荐下好基友的文,质量很有保障的,欢迎小仙女们翻牌~

    《世子爷宠妻无度》by茗荷儿 一句话简介:夫君要被砍脑袋,我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

我在东宫当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长沟落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沟落月并收藏我在东宫当咸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