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天界

    “怎么样, 他乖不乖?”承和抚着妻子已经隆起的腹部柔声问道。

    “乖着呢。”彩裳笑的一脸慈爱, 在她眼里再多的难受都比不上能孕育和他的孩子幸福。

    “如果他敢不乖, 等他出来后我肯定让他好看。”承和语带威胁的说道。

    “您连他出生后五百年继位这种事情都计划好了,还能怎么威胁他啊?!”彩裳好笑的看着孩子气的丈夫。

    “他出生你也要最喜欢我,知不知道?”承和不放心的交代着。

    “知道了。”彩裳不厌其烦的回应着他的担心。“我都怕他被吓得不敢出来了。”

    “怎么可能, ”承和理所当然的说道,“他可是五百岁就要接任天帝的人,胆子怎么可以这么小?!”

    彩裳看着自己的肚子一阵默哀, 七七五百岁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每天傻开心的小白龙。而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已经被他无情的要求五百岁就要接任天帝掌管三界事务......

    “我要不要现在就开始给他念折子提前开始教育?”承和摸着下巴思考道。

    看来天帝确实是个苦差事了......不然也不会让承和跟个烫手的山芋一样,恨不得马上扔掉。

    “不用了吧。”彩裳说道。现在念折子还不是念给她听?!她可不喜欢听那些麻烦的事情。

    “好吧。”听到彩裳的拒绝承和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五百年啊, 终归还是有些紧迫呢。”

    “我本来想让陶曦来做他先生的, 可是陶曦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呵。陛下怎么总想着仙君啊?”彩裳笑问道。

    “因为他太逍遥了,我嫉妒。”承和老实的说道。“每次看到敖七七写的游记,说他们又到哪里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我都恨不得随便找个理由把陶曦喊回来。交给他一堆事情,让他没时间到处玩乐。”

    “那陛下最后不是没这么做吗?”

    “哎, ”承和叹了口气,“我怕他不理我的,所以为了面子只能将这个想法压在心里。”

    “噗。”彩裳还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承和, 结果就听到外面文书催他去处理公事的声音。

    承和这个文书找的十分称职,每天不光帮承和处理公事,还兼职监督承和的工作。要不是介绍他来的人面子不得不给, 承和真想将这人马上退回去。

    “那我先去书房了。”承和拉着彩裳的手恋恋不舍的说道。

    “好。”彩裳笑着点了点头。

    “你以前都陪我的。”承和看了看她隆起的肚子不满的抱怨着,又赶紧补上一句。“不过现在你身子重,还是好好休息吧。”

    “我们一起等着陛下回来。”彩裳抚着肚子说道。

    承和起身抱了抱她,最后在门外文书提醒一般的咳嗦声中,无奈的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寝殿。

    人界

    七七一脸忧愁的坐在水晶宫的花园里叹着气。

    “怎么了?”陶曦不解的问道。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除了一排珊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陶曦,”七七深沉的唤道,“你是怎么生出来的。”

    “我?我是我妈生出来的吧。”陶曦有些犹豫,不确定这是不是七七想要的答案。

    自从有孕后,七七的脑子以以前从没有过的速度飞速运转着,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都一股脑的冒了出来,陶曦经常有跟不上她思路的感觉。

    别人都是一孕傻三年,七七好像还聪明了不少。看来这孩子智商大部分遗传了自己,导致七七怀了他都跟着聪明了不少。

    七七鄙视的撇了他一眼,“我是问你生出来的时候就是狐狸吧。”

    “对啊。”陶曦点点头,还是没能理解七七的思路。

    “可是我生出来的时候是颗蛋啊!”七七无力的说道。陶曦听到也是一阵沉默。

    “他生出来是人形的话,可以吗?”陶曦试探着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说我会不会生颗蛋,然后孵出来里面是个小狐狸?”七七脑洞打开的想到。

    陶曦想到这个场面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

    “而且我刚问了我母后,她说她生我的时候是龙形。我在蛋里待着五十年才破壳而出的。”

    “那你有没有问过母后,咱们的孩子会怎么生出来。”陶曦虚心的问道。

    “母后说她也不知道。”七七的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陶曦你说怎么办啊,我如果是龙形的话,那是生蛋还是生狐狸啊。”

    “冷静冷静。”陶曦将她抱在怀里轻拍她的背安抚道,“容我去打听打听,总有生蛋的跟不生蛋的成亲的先例吧。”陶曦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冥界

    “公子。”一个鬼将在门口看着不远处的蛟暗小声叫着他,边喊还边对他使着眼色。

    蛟暗看了看正专心吃着他剥的葡萄的君影,又剥了几颗替她放在碗里,然后起身出了殿门。

    “公子。”那个鬼将将蛟暗拉着往外走了走,边走不放心的扭头看看殿中的君影。

    蛟暗摸不着头脑的跟在他身后。他跟君影成亲后,冥界的大小将领们都为怎么称呼他伤透了脑筋,最后选了“公子”这么个有些不伦不类的称呼。好在蛟暗只在乎君影,对别人怎么叫他倒是没什么意见。

    “到底怎么了?”眼看离着冥王殿越走越远,蛟暗方心不下君影开口问道。

    “公子,外面有个人来找殿下。”鬼将小声说道。

    蛟暗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人找君影值得把他交到这么远处说。

    “是个男的。”那鬼将看蛟暗丝毫没领回自己的意思着急的说道,“之前来过冥界的,还跟公子一起来的。”

    这话一出倒让蛟暗警觉起来。跟他一起来过冥界的男人只有两个。如果是陶曦的话,肯定直接进到殿里去找君影,不会等人通报。而且陶曦来的话,也不会是一个人,身边肯定有自己小姨的。如果不是陶曦的话......那就是那个凤六了。

    蛟暗眯了眯眼睛,凤六跟君影的事情自己那天也听了个大概。那个凤六明明已经没了前世的记忆,怎么突然又来找君影了。难道是又有什么事情要求君影?!蛟暗猜测到。如今君影有了身孕,可不能再像之前一样耗费修为帮他的忙。

    “带我去看看。”蛟暗跟身边的鬼将说道。如果凤六还是有事相求,那自己可以帮他,就算好费修为也没有关系,只当做替君影还他的债了。

    鬼将将蛟暗带到了冥界大门外的一个草亭里,里面凤六好像正在为什么事情为难,心烦的走来走去。

    “凤六少爷。”蛟暗先开口招呼道。

    “怎么是你?”凤六看到蛟暗不满的皱起了眉头,然后又冲着一旁的鬼将不悦的斥责道,“我都说了是来找冥王殿下的。我找冥王殿下又要事,耽误了你担待的起吗?”

    鬼将因为他威胁的话缩了缩脖子,不安的看着蛟暗。

    “我是君影的丈夫,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就好了。”蛟暗沉声说道。

    “你是她的丈夫?”凤六不敢置信的反问道,拔高的声音有些刺耳的传到蛟暗耳中。

    “对,我们已经成亲了。”蛟暗点了点头。

    “不可能。”凤六有些歇斯底里的喊着,“她明明应该喜欢我的,我前世为她而死,她宁愿耗费修为也要帮我,她应该喜欢我的。”

    蛟暗眯了眯眼睛。这个凤六竟然会想起前世的事情。

    “我,我......”凤六有些慌乱的看着周围,“她怎么能成亲!”

    之前他跟轻纱回了师门,然后轻纱带着他在门派里到处逛,最后走到了一颗据说能预示前世的石头前。轻纱笑问他要不要看一看,没准他们上辈子就已经有了缘分。他听从轻纱的话将手放了上去,结果却看到了一个冥界将领,为了冥王而死。

    他看到了自己前世魂飞魄散时君影痛不欲生的神色,看到她拼了命将自己的魂魄拼在一起让自己可以再世轮回的场景。

    自从看到前世后,凤六一直沉浸在一种特别的情绪里。那些记忆太过真实,里面的感情太过浓烈,让他既向往又惧怕。因为那些记忆,他对轻纱也敷衍了不少。轻纱发觉了他的反常,几次试探他在石头上看到了什么,都被他岔开了话题。

    他回了凤凰山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来见一见君影。却没想到还没见到,却已经听见了君影成亲的消息。

    “她竟然背弃我。”凤六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如何称得上背弃你。”蛟暗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他,“你不是有那个什么纱姑娘吗,你难道要背弃她吗?”

    “别提轻纱。”凤六倒是一点都不心虚的说道,“这是我跟君影的事情。”

    “我可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蛟暗冷笑一声说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凤六有些不屑的看着她,“我们在一起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什么你们,不过是你的前世罢了。”蛟暗反驳道。

    “你知道?”凤六不可思议的问道。

    “嗯。”蛟暗点头。

    “君影告诉你的?”

    “嗯。”蛟暗又点了点头,却是是君影说的,虽然她当初是告诉他小姨的。

    “她为什么告诉你,她怎么能告诉你这些?”凤六心痛的喊道。“那是我们之间的回忆,她怎么能告诉别人。”

    “你之前不是都想不起来了吗?”蛟暗觉得凤六真是十分的不可理喻,自己的思路完全跟不上他。

    “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是冥王,应该有的是办法让我想起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们白白错过了。”凤六满脸哀切的说道。

    “你们错过什么了?”蛟暗不怒反笑的问道。

    “我们应该在一起的,我们才是相爱的。”凤六怒目而视等着蛟暗。

    “你们不是。君影爱过的是冥浚,不是你。你还是那个自私自利的凤鹏飞凤六公子,你只不过有了冥浚的记忆,但你仍然不是冥浚。君影不会爱你的,她现在爱的,只有我。”蛟暗信心十足的说道。

    “我不信。”

    “你不信就算了。”蛟暗摇了摇头,懒得再跟他废话,转身出了草亭。

    凤六不甘心还想追过去,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

    蛟暗无视身后凤六的喊叫声,快步回了冥王殿,暗自后悔自己竟然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人身上。

    “见过凤六了?”君影看着手里的话本头也没抬得问道。

    “嗯。”蛟暗坦率的承认。

    他知道这冥界中,本来就没有任何事情能瞒过君影。坐到她身边看了她手里的话本一眼,正是君影最喜欢的那种死去活来的剧情。

    “也不知道他怎么这时候想起来了。”君影摇了摇头,语气里并没有遗憾反而有几分无奈,“看来现实中的巧合,比话本里还要多。”

    “这个看多了伤眼睛,你要是想看,以后我念给你听吧。”

    “呵,这么冷静?”君影放下话本打量着蛟暗问道。

    “如果是冥浚我可能有些紧张,但是是凤六,就完全不用在意了。”

    “也是,他虽然有了冥浚的记忆,但他不过还是那个讨人厌的凤六罢了。”说着还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希望凤六可以早点死,下辈子我帮他投胎到个好人家去。”

    蛟暗在一旁笑笑没有说话。

    “还有,我听你说我现在只爱你是不是?”君影歪着头看着蛟暗笑问道。

    “嗯。”蛟暗脸色发红,却还是坚定地说道。

    “呵,”君影忍不住一笑,“这么说,倒也没错。”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新坑求收藏啊~~~

    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狐戏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艺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艺洁并收藏狐戏娇龙。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