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也许是父子天性使然,圈圈并没有出现太认生的现象,在冷西棠和陵渊共同的努力下,才不过一天的时间,圈圈就和冷西棠以及冷辞混熟了。

    圈圈很乖巧很听话,大多时候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地毯上堆积木,即便不小心将好不容易堆成的高塔弄塌了,他也只是鼓鼓嘴巴,不气不恼地继续堆叠。

    而到了晚上快九点的时候,圈圈主动扑在陵渊怀里,抱着他的脖子软软地说:“宝宝该洗澡澡睡觉觉了。”

    冷辞看的啧啧称奇,一边把圈圈从他爹怀里抱过来,一边说:“这小宝贝儿,也太听话了,怎么教的”

    要知道,一个不挑食不夜晚精力旺盛玩玩具还特别有节制的两三岁小孩儿,到底有多难得一见,反正冷辞是真没见过,他认识的那些狐朋狗友们,抱孙子的也不少,但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大家聚会的时候,提起家里的小孩儿,都是又爱又恨,痛并快乐着。

    冷西棠在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的圈圈脸上捏了捏,声音温柔地说:“圈圈,今天晚上和姥爷一起去睡,好不好”

    圈圈忽闪忽闪的眼睛又看向了陵渊。

    陵渊点头,说:“乖。爸爸明天带你去公园看小动物。”

    圈圈顿时开心了,趴在冷辞怀里点了点头。

    他已经不是需要大人哄才能睡着的小孩子了,而且粑粑说过,绝对不能打扰他和麻麻的恩爱时间,否则会被揍屁股的目送冷辞抱着圈圈上楼之后,陵渊凑到了冷西棠身边,在他的脸上偷了一个吻。

    冷西棠笑着将陵渊抱住了,陵渊顺势躺在他的腿上,一双蓝眸含着戏谑看着他,说:“把圈圈交给你爸爸,这是打算做什么坏事”

    冷西棠眨眨眼睛,俯下身子在陵渊唇角轻拢慢捻,说:“不想做吗”

    陵渊本来还没有这方面的太大想法,毕竟按照他的设想,他得先适应一段时间再做这种事。但冷西棠这么一表现,他全身蛰伏着的**,几乎刷的一下被烽火燎原,烧得他恨不得直接将冷西棠在这里就给扒光了。

    “想,想的快疯了。”

    冷西棠说:“那你还在等什么”

    陵渊:”……”

    陵渊笑了,一翻身搂着冷西棠站了起来,说:“既然媳妇儿这么迫不及待,作为丈夫,我怎么可能不满足你”

    冷西棠也笑了,眉目温柔,说:“我的房间隔音很好。”

    “那我们去试试吧。”陵渊拉起冷西棠便朝着楼上走去。

    时隔多年,陵渊终于又一次吃到了肉。

    当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白三爷才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管家开门之后,白三爷习惯性地朝着客厅里的沙发看去,却意外地发现,冷辞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说什么也要坐在沙发上等他回家。

    “今天来了两位客人。”管家已经是从年轻时候就跟着白三爷的老人了,一看就知道白三爷在想什么。

    白三爷眉头微动,说:“什么样的客人”

    能让冷辞伺候的,这世界上除了他和冷西棠之外,恐怕也没人了吧管家笑道:“是一位大客人,一位小客人,先生今天太忙,又要乘飞机,冷先生不让打扰”

    虽说是已经将相当一部分权力放给了冷西棠,但是有些事情,白玉楼也不得不亲自去操持,比如他那位远嫁外国的亲妹子和夫家闹离婚,作为白家家主,白玉楼必须过去亲自处理。

    白玉楼微微一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管家道:“两位客人,其中一位是画室里面的那个”

    全家人都知道冷西棠几乎每天都要在画室里面坐上一会儿,并每日每日画着同一个不似真人的男子。

    管家眯着眼睛笑着说:“还是先生厉害,一猜就猜对了。”

    白玉楼高兴坏了,嘴上却抱怨道:“阿辞和棠棠可真是够沉得住气的,这种事情,早就得告诉我了,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是今天上午。”管家说:“还有一件事想请示一下先生,明天的新闻媒体那边,我拦了一些通稿,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白玉楼微一思忖,道:“棠棠拦了吗”

    “并没有,少爷没有任何指示。”

    “那就先随他们去。”白玉楼说。

    华国并没有通过同性婚姻法,这个社会对同性恋的认可程度,也却是不够高,白家继承人冷西棠爆出同性传闻,很可能会对白氏企业的股票造成一定程度的震荡。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已经到了白玉楼这个地位,他所求的,早就已经不再是纯粹的金钱利益了,而且外界不管怎么置喙,那也都是外界的事,聪明人根本不可能在他们面前乱嚼舌根,恐怕还得出言恭喜,对于白玉楼而言,只要子孙幸福平安,他也就随他们去了。

    更何况,冷西棠可是一点搞地下恋情的意思都没有。

    白玉楼早年杀伐决断,下手无情,整个京都圈子里面,没几个不害怕白三爷威名的,也许是年龄大了,也许是得到了爱人和孩子,白玉楼这些年看起来倒像是一汪平静的湖水,柔和而温润,在家的时候尤其如此。

    白玉楼先是在楼下洗漱完毕,才披着浴袍上楼,来到他和冷辞的房间。

    偌大的房间里面开着一盏小灯,房间的大床旁边多了一张四面都有木头栅栏挡板的小床。

    冷辞果然还没有休息,只不过把等白玉楼回来的地点,从门口变成了卧室。

    冷辞做了个嘘的动作,起身搂住了白玉楼的脖子,和他无声地交换了一个深吻。

    一吻之后,冷辞眉目含笑,像是献宝似的拉着白玉楼来到婴儿床边,小声说道:“这是我们的宝贝孙子,玉楼,这可是我们的宝贝孙子啊”

    白玉楼俯下身子,近距离看着睡得香甜的圈圈,心里也是喜欢的不得了。

    “长得真好。”白玉楼说着,为圈圈掖了掖被角,说:“眼睛的弧度长得像你。”

    冷辞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能降下去,闻言说道:“眼睛的形状却是和我有些像,不过这孩子长得更像他那个爸爸哎你是没见到陵渊,我一直以为画出来的那个男孩,是棠棠梦中情人的完美长相,今天见到真人,才知道这世界居然真有能这样的人。”

    “哦,很有风采”白三爷也有些意外。

    他这几十年里,见到的美人不计其数,对于皮相的美丑,对他而言也只是皮相罢了。但冷西棠画中的男子,还真是难得的让他能感到惊艳,倒不仅仅是因为那张整容都整不出来的完美面孔,更是因为那个男子独特的气质。

    冷辞啧啧叹道:“棠棠画工不行,风采不及真人千分之一二。”

    这话说得虽然是夸张成分居多,但也足以证明,冷辞眼中的陵渊,究竟有多么令他满意了白玉楼搂着冷辞上床休息,笑道:“你再这么夸其他男人,我可是要生气的。”

    冷辞冲着白玉楼翻了个白眼,本来想说你都多大年龄了还吃这种莫名的飞醋,但转念一想,又拉扯着白玉楼的睡袍带子,说:“既然阿辞让三爷生气了,那三爷是不是要惩罚阿辞”

    这一句话,让白玉楼几乎回到了两人还很年轻的时候。

    当时冷辞还是个不谙世事的青葱少年,对他也全心全意地信任着、爱戴着,而那时的白三爷,也还是个被人捧着长大的世家少爷,年轻气盛,年少轻狂,脾气也不怎么好,总是很容易生气。

    白玉楼每次生气,冷辞都会来上这么一句,冷辞很会哄人,他知道这么服软,白玉楼就不舍得真的惩罚他。

    只不过当时是三少爷,而现在,则是变成了三爷。

    白玉楼从回忆之中回来,望着被他压在身下的男子,手指轻柔地抚摸着他有了细纹的眼角,说:“原来你那么早就知道该怎么拿捏我了。”

    “错了,这可不是拿捏,这是讨好。”冷辞搂着白玉楼的脖子,笑得有些狡黠,说:“你那时候脾气那么烂,我要是不学会怎么讨好你,还不得每次都被你打得屁股开花啊”

    “我也就对你上过那三次家法,你就能记得我一辈子,还得时不时的拿出来翻旧账。”白玉楼解开了冷辞的睡衣,说:“你这小心眼,我看也就只我能受得了了。”

    冷辞的双腿主动地环住了白玉楼的腰,脸上有些委屈,说:“你不知道你下手有多重,打得有多狠,我当时心都伤透了,只想着以后再也不见你不理你了,你还敢说我小心眼”

    “不敢,怎么敢。”白玉楼亲上了冷辞的脖颈,然后逐渐往下,说:“你简直是我的毒药,我真想死在你身上。”

    冷辞的呼吸粗了起来,他感觉到衣服从身体上剥离,关灯的前一秒,他看到了放在不远处的婴儿床,道:“宝贝儿还在屋子里,你悠着点儿。”

    “放心,不会玩儿的太过。”

    于是第二天早晨,第一个醒过来的是圈圈小朋友。

    圈圈一睁开眼睛,就开始找爸爸,可他还没从床沿爬出来,就被一个高大冷峻的男人抱在了怀里。

    圈圈和白玉楼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

    圈圈抬起小手,摸了摸白玉楼的脸,然后指着床上睡得正香沉的冷辞说:“爷爷”

    白玉楼听着他软软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温声说道:“对,爷爷在睡觉。”

    圈圈严肃地点点头,对着白玉楼的嘴巴,做了个嘘地动作,然后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声不吭,生怕打扰到冷辞。

    白玉楼暗自称奇,止不住想,这样乖巧懂事的小孩子,给他来一打都不嫌多。

章节目录

星际机甲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冰糖莲子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糖莲子羹并收藏星际机甲传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