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恭喜你中奖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系统随机组合的章节的哦!

    自从张天亮这边开始修葺校舍之后,张天娇白天也不再去上工了,她得留在家里准备过年。

    赵晓明发现,张天娇过年的情绪实在是高涨得有些过分,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呢,她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天天一起来忙完例行的家务,就开始打扫卫生,在扫帚上扎上一根长竹竿,把屋顶上每一个角落的灰尘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家中为数不多的家具也都要擦洗一遍,所有的盆盆罐罐统统翻出来,洗干净晾干了再收回去,院里院外的地都要平整一遍,墙根的杂草统统清理掉。

    赵晓明都有点儿看不过眼了:“我说你差不多就得了吧,往后还要过日子呢,哪能那么干净的?”

    张天娇告诉她:“你不知道,做这些我心里高兴着呢,以前我们家是村里最破烂的,家里什么都没有,就算我想做也没得做,看见别人兴兴头头地准备过年,我这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现在日子好过了,怎么样也得把这个年过得红红火火的。”

    藏在缸里的糯米拿出来,用水泡一个晚上,第二天拿到村里的磨坊里,磨成粉浆,然后再把水沥干,掰成小块平铺在笸箩里,大太阳底下晒干,张天娇说,这是正月里用来做水汤糍吃的。

    干的糯米粉也磨了不少,这个用来炸糍粑。

    隔壁村有榨油坊,张天娇把家里晒干了收着的花生都拿出来,背过去榨了一罐油回来,再加上之前赵晓明带回来的那些油,兴兴头头地准备开始炸年货了。

    农村人过年前喜欢自己动手做些吃食,作为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互相送礼用,为了能放得久不易变坏,大多数是用油炸的,不过一般只有比较殷实的人家才能做得起。

    这么些年来他们家是第一次做这些东西,张天娇早早就通知好了平时比较说得来的几个姐妹,这一天一大早,姑娘们叽叽喳喳地就进了门。

    这些农村姑娘见了赵晓明这样时髦洋气的城市人还有点不好意思,扭扭捏捏地不太敢跟她说话,赵晓明拿了事先准备好的饼干出来,招呼大家一起吃,结果很快就跟她们混熟了,等张天娇从厨房里忙完出来的时候,一大堆人已经聚集在房间里大呼小叫地看着赵晓明带回来的衣服了。

    张天娇气得双手叉腰:“喂,你们到底是来帮我干活的还是来看衣裳的啊?说你呢,小心点儿,别把我晓明姐的衣裳给扯坏了。”

    别人可不怕她:“阿娇,不是说你前几天在百货公司买了新衣服?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呗!”

    最后张天娇那件新衣服被所有人都试穿过了一回,心疼得她都快要哭了,这帮姑娘们才心满意足地走出房间,手脚麻利地开始忙碌起来。

    糯米粉配上一定比例的粘米粉用来炸油糍,张天娇打算做咸的和甜的两种口味,咸的在粉团里揉进去切成小粒的香芋和蒜苗,甜的则是用炒香碾碎的花生米加上炒过的白芝麻和白糖粉搅拌均匀了做馅。

    用的这些材料都是自家自留地里种的,开春的时候张天娇就已经计划好了过年的时候要用到什么,然后让她哥在自留地里按照她的要求种上了香芋、芝麻和花生,糯米是队里分的,一个劳动力分了二十斤,她一直舍不得吃,就留着这会儿用呢!

    往年自留地少,种的菜光是够一家人一年的吃用就不错了,哪里还能用来种这些不实用的东西,这两年多亏了张天亮私自给队里的各家各户增加了自留地的面积,大伙儿在吃食上才丰富了起来,不过为这事张天娇也没少为她哥担心,现在虽然上面没说什么,那万一政策变了呢?

    不过在工作的问题上,张天亮向来是不听人劝的,反正只管做他认为是对的事,管你天王老子来了都不怕。

    姑娘们嘻嘻哈哈的,很快就做完了两大笸箩的糍粑,就等着入油锅炸了。

    当然张天娇要做的不止这些,不然也用不着找五六个人来帮忙了,主要费工夫的还是捏油角,油角的面皮也有讲究,面粉加上适量的鸡蛋、油和糖,加温水,揉成面团,揉出来的时候满手油光,香喷喷的,让人恨不得连手都吃掉。

    这面皮如果揉得不好,炸出来的油角就会很硬,不酥脆,为了怕自己揉不好,张天娇特地提前一天去请教了有经验的大婶,揉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地加水,一点儿也不敢疏忽了。

    揉出来的面团揪一块出来,用擀面杖擀成薄薄的面片,然后拿一个大茶杯,杯口倒扣在面片上,用力一压,左右旋转一下,一个圆形的面片就出来了。

    面片里包上碾碎的花生米加上炒熟的芝麻和白糖的馅,包成一个月牙形,接口处再捏上牙边,一个油角就完成了。

    赵晓明没有做过这东西,不过她仔细看别人做了两次之后,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尝试着做了两个,做到第三个的时候,已经可以做出非常漂亮的油角了,而且跟别人做的比起来,还显得特别饱满且小巧玲珑。

    旁边的人都赞她包得好看,牙边捏得细细的,特别精巧,一个胖姑娘不乐意了:“你们看她的手指又长又细,当然能捏得好看!要是长得像我这样粗短的手指头,我就不信还能捏得那么好。”

    别人一看她捏的,果然粗犷,一个油角上人家一般得捏上十几二十个牙才好看,她倒好,四五个牙就搞定了。

    赵晓明笑眯眯的,把自己捏的油角摆成一排,心里特别有成就感,虽然别的家务她不会做,可是她手巧啊,幼儿园的时候班上用橡皮泥做手工,她总是得第一的呢!

    来帮忙的人分成两拨,一拨在包油角,另一拨则负责做糖环。

    糖环的做法比油角简单,难就难在炒糖上,要起了油锅把红糖在锅里熬化了,再用来揉面,这糖一不小心就会烧焦了,再用来揉面就会让面带上焦糊味,做出来的糖环就不好吃了,但如果熬的火候不够,做出来也会发硬,照样不好吃。

    张天娇平时做菜本来就很少用到这么大量的油和糖,再加上红糖十分难得,要不是赵晓明带过来,她们平时根本就买不到,因此炒糖的时候特别小心,算她运气好,糖炒得十分成功,糖环的面团也揉得油亮亮、甜丝丝的。

    面团擀成稍微厚一点儿的面片,用刀切成半尺宽的长条,然后再横着切成小手指那么粗的细条,在桌面上稍微滚动几下,让小细条的棱角便圆滑,然后在拿出三条细条,两端分别捏紧,手指一绕,成为一个圆形,两端捏在一处,最后把三个环分别拉开,交叉处按压一下让其粘住,一个像是半朵花一样的糖环就做好了。

    大家手里忙活着,嘴里当然也不能停下,这种时候最适合说说闲话了,不知是谁先问起的:“阿娇,你哥呢?这几天在地里都没看见他啊?”

    张天娇回答:“嗯,到公社修学校去了。”

    “对了,听说花蝴蝶选上代课老师了。”

    “她家不是地主成分吗?怎么能当老师?”

    “就是,你看她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就是作风不好。”

    赵晓明听到这里,十分有自省精神地看看自己,好像她的打扮比起孙友梅来更担得上花枝招展这四个字。

    旁边一位姑娘及时安慰她一句:“你本来就是城里人,不算。”

    赵晓明听明白了,因为她是城里来的,在她们的心目中,跟她们原本就不一样,所以不管她怎么打扮,只要不是太出格,在她们心里面就是可以认可的,而孙友梅不同,她在农村出生长大,本应该跟她们是同一类人,可她偏偏要在各方面要跟她们撇清关系,显露出她是与众不同的,这样就不招人待见了,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你就要更出众一些?

    这时一个单眼皮黑皮肤的姑娘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我知道她怎么选上的。”

    这句话立刻就招惹起了别人的好奇心,有些不在她身边干活的也放下了手里的活围了过去:“快说快说,她到底怎么选上的?”

    “开社员大会那天晚上,我哥去乡里找人,喝多了两杯半夜才回来,你们猜他看到谁了?”

    “谁?”

    “孙友梅啊!”

    “我还没吃过这个呢,要不今晚咱们就做这个试试?”

    “好啊!”

    “家里还有三个鸡蛋,全打下去。”张天娇兴奋地说。

    赵晓明又有点后悔怎么没事先拿点鸡蛋出来了。

    张天娇拿起两个塑料密封罐,看着里面雪白的粉末问:“这是什么?”

    赵晓明想了一下:“糖或者盐吧,我也分不清,你尝尝。”

    张天娇打开盖子,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入口中:“甜的,真的是糖啊,这是糖粉啊,比白砂糖还好,县城里都买不到呢!”盐粉也让她非常惊讶,他们平时吃的粗盐由于含有杂质,所以是稍微有点儿苦味的,可是赵晓明拿出来这些,却是纯正的一点儿杂质也没有的盐粉。

    那些一罐一罐的米面和杂粮都被赵晓明放进了他们家原本空荡荡的碗橱里,这么整整齐齐地排列下来,立马就显示出一种富足的气势来了,张天娇赶紧跑出去把院门关上:“晓明姐,这些东西你怎么就这么拿出来了呢,换做平时这些好东西都得锁在箱子里的。你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就好了,赶紧收回去。”

    赵晓明摇头:“不收回去了,我拿出来就是咱们大家一起吃的呀!”

    “那怎么行,这都是你的呀!”

    “什么你的我的,前些天我什么都没有,还不都是吃你们家的,再跟我那么见外我可不敢在你家住下去了啊!”赵晓明说着作势拎起东西要走。

    张天娇忙拦住她:“别别别,晓明姐,你就安心地住在这儿,就当是自己家好了。”她还有下半句话没说出来,如果能当我嫂子就更好了。

    张天娇虽然大大咧咧的,可是最了解她哥了,张天亮这人平时最不喜欢跟女人打交道,总是嫌女人聒噪又麻烦,这回能破天荒地对赵晓明那么好,还特地带她上县城,不用说肯定有问题。

    看完了吃的,就轮到穿的和用的了,这些张天亮就不掺和了,他得回生产队安排年底分红的事。

    两个女人躲在房间里大呼小叫的,张天娇的惊讶让赵晓明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她带回来的这些东西都是天底下最好的了。

    除了送给张天娇几件内衣以外,赵晓明还给她准备了一套带绒的保暖内衣,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墨绿色的外套,外套她特地选的和百货公司那件差不多的款式,大翻领,腰部用一条宽腰带束起来,特别显腰身。而且面料是羊绒的,比百货商店那件人造纤维的好多了。

    张天娇兴奋不已地穿戴起来,果然是人靠衣装,她这么一穿,整个人一下子就不像个整天地里刨食的农村姑娘了,就跟县城里那些时髦的年轻姑娘一样。

    张天娇拿着桌上那面巴掌大的小镜子,一点一点地从头照到脚:“好看吗?真的好看吗?”

    赵晓明真想马上就那面穿衣镜出来给她看一看:“好看,真的好看,可合身了。”

    “这么好的衣服,你真的都给我啊?”

    “是啊,我还有呢,反正我穿着也不合适。”张天娇的身材比赵晓明要大一个码,她这衣服是按阿娇的身材准备的。

    “可是我拿你那么多东西,我哥会生气的吧!”张天娇惴惴不安地说,虽然这些东西全都让她爱不释手,可是突然要别人这么多东西,她的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

    “没事,要不是你们帮了我,如今我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这点儿东西算什么,今后我要依靠你们的地方还多的是呢!”

    张天娇挠挠头:“可是我现在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你的,反正不管你看上我们家里什么东西,你只管开口。”

    “好啦!”赵晓明笑着说,“我就爱吃你做的饭,你以后天天给我做饭吃就行。”

    “行,这个没问题,还有你换下的衣服,我也都给你洗了。”

    “这个倒不用,不过你得教教我怎么洗衣服,我不会。”以后的衣服总不能都是穿一次就扔啊,如果真的要在这里生活下去,基本的生活技能该学的还是要学学了。

    张天娇羡慕地抓起她的手:“难怪你的手嫩得跟豆腐一样,原来连衣服也没洗过啊!”

    “对了,我带了搽手的东西来,给你试试。”赵晓明找出那一大堆用各种规格的运动水瓶装起来的各种液体,突然傻眼了,当时太着急没有标上记号,现在她根本分不出来什么是什么了怎么办?

    张天娇好奇地盯着她:“怎么了?”

    “没有,就是有点分不清了,等我再仔细看看啊!”

    “那行,我先去做饭,你慢慢收拾。”

    赵晓明只好每一种都打开盖子闻一闻、试一试,搞清楚明白用途之后,再贴上一张标签,在上面写着洗发水、沐浴露之类的,然后把洗浴用品放进洗澡间,护肤品摆在床头的桌子上,这才觉得生活稍微像样了些。

    晚饭张天娇煮了面条,炒了一个西葫芦,昨天做剩下的山猪肉也切成薄片炒了,加了赵晓明带回来的酱油,味道特别香。

    赵晓明一边吃还一边在惋惜,可惜当时她的箱子太小了,不然空间里的腊肠腊肉火腿也可以拆了包装拿出来。

    社员大会定在两天之后开,大队会计已经把分红榜抄在一张红纸上,在大队部门口的宣传栏上贴出来了,社员们都可以去看,有不同意见的也可以提出来。

    这时候村里仅有的几个识字人就吃香了,整天被人拉着去看分红榜,赵晓明当然也被张天娇拉过去了。

    其实张天娇也是认识一些字的,小时候张天亮比他妹妹幸运些,上学到小学三年级,父母过世以后才没有上学的,张天娇就从小到大都没有机会进学校了,但在家里张天亮也会把自己认识的字教一教她,简单的算术也教过。

章节目录

回到一九七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轻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卿并收藏回到一九七七。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