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此为防盗章

    “爸爸!我们通宵去打游戏吧!神叔叔说会帮我练满级的!”

    “……”

    没有一个亲爹会教七岁的孩子通宵, 宫辰自然也不例外, 他自己十七岁才知道通宵这个概念,七岁的孩子正是成长的关键阶段,他再怎么纵容也不会允许这种事, 不过, 他也并不想让小家伙太失望。

    “我带你打本吧,打完就去睡觉。”

    “那爸爸你手机给我用一下。”

    宫辰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手机递给儿子。

    萧沉默用宫辰手机登陆微博晒了几张在迪士尼拍的照片, 很快就引来很多评论。有几个人痛心疾首地喊着早就该猜到是迪士尼的, 忘记去偶遇了巴拉巴拉,也有一些人评价这一家三口很有夫妻相,也有含泪祝福大神新婚幸福的,当然也少不了排队等宫辰艹粉的。

    “艹粉是什么意思?”小学生萧沉默问得很无辜,此时他们父子已经回到了萧九九住所,宫辰伸手抽回手机,直接把微博给关掉了,想了想又登陆回自己万年不用的微博, 给儿子刚才那条微博高冷地点了个赞。

    “来打本。”他这边说着, 已经翻出通讯录拨通了胡开心的电话, 没有夜生活的胡老板几乎是立刻就接通了手机。

    “哟哟,你不是一家三口出去玩儿了吗?这大晚上的不在家陪大美人, 跑来游戏干什么?”

    “少废话,来不来?”

    一看就知道是欲求不满——胡老板自顾评价道, 但是他倒没敢戳破, 反正他白天睡了小半天也现在也不困了。

    “走走走, 怼boss去!”

    这边两大一小在游戏里奋力厮杀,却不知道微博上因为宫辰这一个点赞又热闹了起来。

    宫辰的高冷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他的微博却很随和,相当随和——他是职业圈著名的“点赞狂魔”,就是除了点赞什么也不会做的那种,他给儿子点个赞这很正常,问题是宫辰点赞以后还顺手圈了一下韩越,也不知是在感谢韩越帮自己照顾儿子还是刺激一下至今孤家寡人的某人,总之韩越大大有点小情绪了。

    “@萧妍妍,妹夫这是什么意思?”

    千万韩越粉丝顿时沸沸扬扬,他们怎么也想不通自家偶像这样圈“前妻”是什么意思,但是不妨碍他们热切地讨论着。有人说也许他们假戏真做了,有人说他们根本没离婚,当然也有人说这是要旧情复燃的预兆,但不管什么说法,“萧妍妍”这个名字再一次迅速被送上了热门,萧大姐一打开微博就懵了。

    自打上回她和韩越曾是夫妻的事曝光以后,她这边的麻烦也不少。不管萧沉默把当初的事情说得多么云淡风轻又多么凸显韩越的高风亮节,那些捕风捉影的记者们都不会相信的。他们深信这其中有什么黑历史可挖,很多记者也仗着平日里和萧妍妍有点交情就一直追问,什么是不是韩越当初出轨啊或者是有什么私生活作风问题,甚至连韩越是不是性/无能这种问题都问出来了,饶是萧大姐在娱乐圈混了十多年,也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

    她气得直接请假回家休息去了,但是一回到家面对的就是七大姑八大姨催着她去相亲,她就带着更多的气回来了,结果刚躺在床上就看到这条微博,她简直想生生掐死韩越的心都有了。

    萧妍妍握着手机给韩越发了私信。

    “你什么意思?我这都恨不得跳进黄河替你洗一洗了,你就不能爱惜一下自己吗?”

    消息很快变成已阅,韩越的回信显得如此理直气壮又带着疑似撒娇的信号。

    “我多爱惜自己啊,我都从来不和你以外的人有绯闻!”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和你不可能的。”

    这次对方阅读的依旧快,只是回信慢了些,萧妍妍的手翻到通讯录里那个号码,犹豫了很久还没按下去,那边韩越又回信了,这次的内容就有点触目惊心了。

    “那我也说了多少遍了,你又不爱我,操心这些做什么?”

    萧妍妍顿时感觉自己头上挨了一棍,闷闷的生疼,她抖着手犹自挣扎着丢下几个字:“我……作为朋友……”

    “谁稀罕做你朋友。”韩越如此回复。

    萧妍妍满腔怒火瞬间被浇灭,是啊,他什么都不缺,什么时候稀罕过……就连当初结婚,他也是觉得好玩才会来帮忙,她借口说他根本不懂她的事业,他就一脚踏进娱乐圈懂给她看,现如今谁不知他取得了什么样的地位,而她所骄傲矜持的所有,在他面前也是如此不堪一击。

    萧妍妍没再说话,那边的韩越正要再发消息,却收到提示自己已经被对方拉黑了,韩越大大瞬间脸就黑了。

    “萧九九,把你姐现在的住址告诉我!”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这个好脾气的“前”姐夫又和大姐杠上了,正在加班中的萧九九很是无奈地来到走廊捂住嘴,有气无力地哀求道:“姐夫,我姐这都搬了多少次家了,你就……”

    “不给我就过去找你了?”

    “华宇公寓四单元401……别说是我说的。”

    虽然如此,但每次卖姐姐都卖得很麻溜的萧九九也心知这事根本瞒不过萧妍妍,而那边韩越听完地址就已经把电话挂了,萧九九心虚地拿出手机,想了一下给宫辰打了个电话。

    玩游戏正在上头的人都不喜欢被人打扰,宫辰自然也不例外,他正在教导儿子怎么和眼前的boss过招,看到手机震动习惯性地瞥了一眼就没打算理会,却忽然顿住了。

    “爸爸?”

    “你妈打来的。”宫辰一边说一边拿手机接过电话,左手举起手机贴在耳边,右手却是很流利地在键盘上飞舞,一边和眼前的boss对战,一边分神听着萧九九的一通絮叨。

    “所以说啊,我一直知道我姐对姐夫还是有情的,那我当然希望他们和好……”

    “嗯。”大神淡淡地应了声,因为只有一只手能用来操作,他的右手动得比平时快了许多,似乎所有的按键都烂熟于心一般流畅自然地操作,让一旁的萧沉默目瞪口呆,而他亲爱的爸爸甚至还抽空思考了一下妈妈说的问题。

    “不要太担心了。”

    “那你说万一我姐真的……心如死灰了,我这样是不是反而给她添麻烦了?”

    这回宫辰没回复了,因为手底下boss红血狂暴了,正是关键阶段,他一时实在分不出神,便飞快地操作起来控制住眼前局势。

    “宫辰,你在听吗?”说了半天不见回应,萧九九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哀怨了,宫辰心底一软,叹了口气。

    “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会为自己做的事负责的。”

    “……什么意思?我刚才哪里说了跟责任有关的话了吗?”

    “你刚才不是在说,大姐这些年一直在躲韩越?”他说着,将手机夹在脸颊和肩膀中间双手并用操作起键盘,语气却是很认真,“总躲着也不是办法,总要让他们面对面解决。”

    何止是面对面啊……简直都叫坦诚相见了。

    因为出卖了其姐数次而曾经无意中撞见某已离婚夫妻不小心又滚到一起的场面,萧九九顿时红着脸心虚了起来,这时她听到键盘的声音,忍不住开口:“你干嘛呢?沉默睡了吗?”

    宫辰看了一眼正满脸钦佩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本正经地说起瞎话。

    “睡了,我在训练。”

    “好辛苦啊,这么晚还要训练?”

    “……你不也在加班?”

    “哈哈也是啊!不过我这会儿快下班了,你忙的话,我待会打车回去吧。”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这边电脑前的人却是双手忽然一顿,那一瞬间,眼前只剩下一口血的boss开始反杀,萧沉默的法师和胡开心的战士各自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躺了下来。

    “爸!”

    “宫辰?!”

    一旁的萧沉默和屏幕那头的胡开心同时惊叫起来,而宫辰已经拿起手机和车钥匙迅速出去了。

    “我去接你妈下班。”

    “……”

    【队伍:〔有钱就有快乐〕????】

    【队伍:〔无法无天〕我爸去接我妈下班了。】

    【队伍:〔有钱就有快乐〕靠?!就这一滴血都不能等?】

    宫辰你大爷的!

    “你不饿我就拿走了。”宫辰拎着饭菜又往外走出去了,胡开心这才回过神,顿时跳起来冲上去。

    “不是吧?有生之年,你宫辰居然知道给我带一次午饭?”

    “是九九多点了。”宫辰一点也不想看胡开心那张得意过头的脸,不过脚下却是停了下来,将饭菜放在胡开心办公室的茶几上,胡开心顿时心花怒放。

    “哎,想不到有了老婆,连宫辰都能变暖男了。”他在茶几前的沙发上坐下,麻利地打开饭盒,一边准备开吃一边习惯性地开始日行一问,“萧九九打算什么时候让你转正啊?”

    宫辰没接过话,就坐在对面沙发上若有所思地对着茶杯发呆,这样子有些不对劲,胡开心从饭菜中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难道她不愿意?”

    “不是。”宫辰回过神看了一眼饭菜的情况,猜测胡开心吃得差不多了,他才缓缓开口,“我在考虑退役的事。”

    “啪嗒”胡开心手里的筷子一下掉到桌上,他嘴里的饭还没咽完,但是嘴巴上却已经顾不上了。

    “怎么会这么突然……”

    “之前就想提了,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做这个决定并非突然,电子竞技的黄金时代就这么几年,他不想拖到最后打不动游戏了带着对这个游戏的厌恶离场,他很喜欢这款游戏,或许不是什么生死不离的情感,但也想让自己对它的感情停留在最佳的时候,让自己在这款游戏巅峰的时候退场。

    “……我知道了。”胡开心顿时也没胃口了,把饭菜往前一推,“那至少打完今年比赛吧,说好的三连冠还没实现呢。”

    “嗯。”宫辰认真地点了点头,起身正要走人,胡开心忽然抬头叫住他。

    “不对,你做什么决定从来都是想到就做了,是谁劝过你不要着急退役了吗?”

    宫辰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他觉得自己虽然时常不大能理解胡开心的思维,但是胡开心对自己倒是看得挺透彻的。

    “嗯,九九说,她还从来没有给我的比赛加油。”所以他决定留下来进行最后一次比赛。

    “……就这样?”

    “就这样。”宫辰点头。

    “……靠!”

    这叫什么?闷骚难过美人关?

    瞪着眼看宫辰离开了办公室,胡开心拿出纸巾擦了下嘴走到电脑前,刚才他掐架掐了一半跑去吃饭了,那边的人似乎以为他打算停战了,并没有多说什么,此刻游戏消息栏只静静地躺着一句话。

    【莫欺少年穷悄悄地对你说:你钱多,但你真的快乐吗?】

    胡开心一怔,其实他最初和这个人争吵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纯粹无聊想撩一下这个看起来有些仇富的ID,这人说的这句话他其实也经常会听到,他倒从不觉得自己不快乐,但是眼下刚看到宫辰有妻有子万事足的样子,他忽然有些不确定了。

    【你悄悄地对莫欺少年穷说: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有些东西是用钱买不到了。】

    他说的不是健康也不是爱情,而是一颗独一无二的,愿意相信爱情的心。

    他从幼儿园就和宫辰同学了,后来熟悉以后经常厚着脸皮去宫辰家凑热闹,可以说对宫辰身上发生的事情再了解不过了。他无数次想着如果那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现在他就算不是个废人也得是个更混蛋的二世祖什么的,但宫辰就是这么根正苗红地长大了,甚至比宫家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沉稳,现在看来,也比宫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专情。

    到底是什么让宫辰这么坚定地愿意相信爱情呢?萧九九?

    ——“咦,赖姨,你又换ID了?”

    从家庭餐厅出来以后,萧沉默还算有良心说想去看望一下赖姨,萧九九就带着他到了赖青青独居的地方,还顺便打包了和胡开心不一样让人充满食欲的全辣套餐。赖青青终于从电脑前挪开位置跑去吃饭了,萧沉默一时无聊走到电脑前,刚一坐下就看到这条消息,小家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对啊,总不能一直叫‘原谅你大爷’吧?我好歹也是一个温婉明媚的女子……”赖青青嘀咕了一阵便埋头吃饭去了,萧沉默看着聊天栏里的“有钱就有快乐”,怎么看都像是神叔叔那天开来陪他打本的那个号……

    小家伙沉思了下,随即伸出小手打起字来。

    【你悄悄地对有钱就有快乐说:买不到的是什么?】

    胡开心过了一会才回过来,萧沉默搭眼一看,顿时笑了出来。

    【有钱就有快乐悄悄地对你说:相信爱情的勇气。】

    要不是因为这不是自己的号,萧沉默真想直接回复一句“说出你的故事”,这样想着,他退出赖青青的账号换上自己的号登陆,看到好友栏里“有钱就有快乐”果然在线,他眼眸顿时一亮。

    【你悄悄地对有钱就有快乐说:胡叔叔,听说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有钱就有快乐悄悄地对你说:我没有,我那点故事和你爸的不能比。】

    【你悄悄地对有钱就有快乐说:……我爸什么故事?】

    看到这条,胡开心顿了下,随即直接起身走出办公室来到外面训练室。

    队里的人都注意到了,宫辰自从和萧沉默母子相遇后整个人都温和了许多,以前指导别人训练时总是言语很简洁,很多时候让人摸不着头脑,都得靠副队长解说才行,但现在不是了,现在的宫辰尽管面上依旧冷漠,说话的语气却温柔得叫整个俱乐部都觉得春天到了。

    “我看过你和沉默的比赛,坦白说,再给沉默几年他就可以超过你,不过那是在你没有进步的前提下——沉默起点太高了,他这个年纪很难调整好心态取得更大的进步,但你不一样,你亲自感受过被比自己小那么多的选手的压迫,应该更加……”

    方宇快要哭了,刚才看到大神走过来的时候他还担心大神要教训他当初挑衅萧沉默的事,结果却没想到向来寡言的宫辰对自己说了那么多的话,这是什么节奏?他是要被踢出战队了吗?

    “宫队……可以了,他快哭了。”一旁的副队宁辉满头黑线地走上前,他也觉得今天的宫辰有些异常,不过这番话倒是说得确实在理。

    宫辰停下来,这才注意到方宇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他一时有些无措,想起每次萧沉默露出这个表情时基本都是在等安慰,他不自觉伸出手拍了拍方宇的肩膀,努力露出一个温和慈爱的笑脸。

    “加油。”

    “哇!”方宇这回真哭了。

    “……不得了,宫队现在父爱爆发。”围观群众之一季小洁愤愤地咬住指甲念念有词,“新来的真好命。”

    “是啊,果然当了爸爸的就是不一样。”

    “宫队现在温柔得我腿都软了。”

    “哎,宫队……想起他已经是有家室的男人了,我就心痛!”

    “靠你没事吧?你一个大老爷们……”

    ……

    队员们乱七八糟的对话还在继续,胡开心直接绕过他们径直走进训练室,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宫辰转头看了一眼,随即跟宁辉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出来。

    “有事找我?”

    胡开心张了张嘴,忽然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不由疑惑:“我听你刚才的语气,好像没打算让小沉默继承父业?”

    宫辰转过头,用一种“你脑子果然有病”的眼神看着胡开心,后者顿时在内心泪流。

    说好的现在变温和了呢!

    “沉默现在才七岁,先不说这个游戏能不能撑到他长大,就是他对游戏的热情能持续多久都是未知数……最重要的是,他的将来也该是他自己决定,与我无关。”

    其实还有一样他没说,那就是萧沉默现在多半还处于一种小孩子的虚荣心态,宫辰原本是想纵容这份虚荣的,但亲眼看到萧九九是如何对待萧沉默的,他已经改变主意了。

    他这边暗自打算着,面前被说中心事的胡开心却是有些苦涩地笑了:“说得好,可惜我老子不会明白,我对娱乐圈是一点兴趣都没。”

    胡开心是家中独子,之前是因为还年轻他老爸放任他在外面瞎折腾,但最近据说也开始想安排他继承父业了。

    宫辰似乎也想到了这点,一时没再说话了,他非常不擅长安慰别人,这种时候只好沉默地伸手拍了拍朋友的肩膀,好在胡开心自有一套自我调节体系,很快就恢复过来,抬头看着他。

    “对了,我忘记问你,萧九九知道你妈……的事吗?”

    “……那不是我妈。”宫辰微微皱起眉,想起那天萧九九在医院里说的话,顿时有些无奈又有些纵容似地叹了口气,“九九不会喜欢听那段故事的。”

    “所以,你不告诉她,是因为怕她觉得无聊?”胡开心瞪大眼。

    “不然呢?”宫辰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那种事,只会惹她生气而已。”

    ——此时另一边,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接到大姐电话的萧九九有些心虚地登上微博,原本是想看看有没有关于萧妍妍和韩越的新闻,却忽然收到一条陌生人的私信。

    疏落有致:萧小姐,我是孟疏,宫辰同母异父的弟弟,我有事想告诉你。

    萧九九看到这句话就已经很来气了。

    “一个脸滚键盘的直播间”火了以后,“狙击ex”自然也知道自己错怪了人,再加上在直播间看到了赖青青本人,肤白貌美大长腿,和传言中的抠脚宅女有着明显的区别,于是又暗搓搓地趁没有直播的时候去找赖青青道歉。不巧的是赖青青最近正沉迷帮萧沉默找爸爸的事,游戏倒没怎么上了,直到又一次的直播开始——

    “咦,赖姨,他又改ID了。”萧沉默指了指屏幕上那个ID“小猫儿原谅我”的人情深意切的留言,“‘我错了宝贝,原谅我,我还是爱你的’……我还小,能不能别这么辣眼睛?”

    小正太说的正是直播观众想说的,这个“狙击ex”之前是多么杀气腾腾的他们都见识过了,现在又回来求原谅?真当人家都是瞎的?

    【光明老司机二号:美女不要跟他和好,跟我啊,我一定会一定对你好的!】

    【光明第一好人:就是就是,好马不吃回头草!】

    【光明第一壮汉:千万不要理这种贱男人啊美女,光明单身汉排成一排随你挑!】

    弹幕飞快地刷了起来,赖青青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拿过鼠标拉黑了那人,然后打开商城麻利地买了个改名卡,改名——原谅你大爷。

    “好了,沉默,播你的。”

    赖小姐心情甚好地玩起了自己的指甲,萧沉默以及直播间的众人都呆了呆。

    【光明老司机二号:这位女侠甚是犀利……】

    【这波可以的:哈哈,老奶奶都不服就服了这位美女!】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小正太,这不会真的也是你妈妈吧?】

章节目录

就是有这种操作[电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坑娘蚂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坑娘蚂蚁并收藏就是有这种操作[电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