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徐奕则回了?宫, 便看见?了?守在龙干宫,捧着一本奏折,安静等待他的李纯渊, 原本因为今日之事而稍微心浮气躁的徐奕则突然就猛地冷静下来了?。

    他的心微微起?了?波澜, 轻轻走上前, 抽走了?对方手中?的奏折。

    对方原本正一心一意地看着奏折,突然被?抽走, 不免吓了?一跳, 但抬起?眼, 看见?是?徐奕则, 眼中?却又立刻带上了?笑。

    那?种笑, 虽然清浅,却是?完全无法忽视的。

    徐奕则因为对方的反应,心中?更是?动容。

    一时没?有忍住, 便低头?吻住了?对方的唇。

    一吻毕,李纯渊稍显恋恋不舍, 嘴唇与之前相比,红润了?不少, 甚至还有着湿意,在宫中?烛火之中?, 更显一种别样的媚。

    明明是?这样一个端庄的人,偏偏只为他一人流露出这般风采, 徐奕则因为这个意识,心中?更是?愉快。

    他微微一笑, 伸出手指捻了?一把对方红艳艳的唇,随即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伸出舌头?缓慢地舔了?一口, 舔的同时,眼神?一直凝视着坐着的李纯渊。

    李纯渊因为对方的动作,而微微呆滞,等反应过来被?占了?便宜,不禁红了?脸。

    徐奕则见?此,心中?更是?意动,忍不住想要与之更加亲近。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李纯渊却是?已经?从对方的怀中?逃脱出来,故作正襟危坐。“今日你与弦翊王之间可发生了?什么?”

    知?道对方是?担心他,徐奕则便笑道:“放心,解决地很好,不过只是?一句话的事情,相比于我,我倒是?觉得弦翊王那?边纠结的事情可比我多得多。”

    这也的确如此。

    李纯渊理解地点了?点头?,一时间竟也说不上来如今的心情。

    原先?以为要争斗一辈子的事情,如今却被?一个局外人摆平了?。

    很多事情,或许并?不需要斗个你死网破,恰恰只需要说了?个清楚,便能迎刃而解。

    可这种事情,大千世界,又有多么难得?

    李纯渊面?色微微露出古怪,他看着眼前自得的徐奕则,最终问:“你与那?人到底是?父子,你心中?可曾有一丝的犹豫?”

    徐奕则到底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再说,即便他是?,他从小便不曾与这弦翊王生活在一起?,在他看来,养育之恩大于亲生之恩,即便是?他们终将兵刃相见?,他也不会有一丝犹豫。

    或许,在这个时代,徐奕则这样的行为过于杀伐果决,又或者?说是?六亲不认,但,若要这个国家百年昌盛,这点就必须要做到。

    徐奕则是?希望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即便是?以前,在那?边陲小国,他也有着宏图伟业之心,若非机缘巧合,的确给他了?个做皇帝的机会,他可能也就接过那?城主之位,确保那?城中?百姓百年安康。

    但偏偏,给了?他这样一个好机会。

    有时候徐奕则也会想,好在李纯渊从来都不是?他的敌人,即便在一开始,他们或许有点误解,但在大势大局之上,却是?出奇的统一。

    也因此,他们才?能相伴走到这里。

    能得君如此,何其有幸。

    徐奕则这般想着,不免更是?心潮澎湃,“日后,我依旧扮我的假皇帝,你一辈子都是?我的皇后,而我,日后只会有你一个。”

    或许是?因为徐奕则的眼睛太过于专注地盯着他,李纯渊不免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几乎有点慌张地口不择言。“那?你现在后宫不还有个虞美人吗?”

    说完这话,他便隐隐有点后悔,说到底,这位虞美人也不是?眼前的男人带进宫的。

    虞美人,说到底,或许也是?个可怜人,而他却因为她的存在而微感不悦。

    他有些懊恼地咬住了?下唇。

    徐奕则似乎理解对方的想法,他沉默了?片刻,才?道:“有件事,我一直未曾跟你说过,虞美人,或许已经?发现我并?不是?陛下了?。”

    “什……么?”李纯渊几乎是?惊讶地呼喊出声,在慌乱地发觉周围没?有其他人听见?他的声音之后,才?又压低声音道:“她为何会知?道,那?岂不是?很危险?”

    知?道对方又开始一惊一乍瞎担心,徐奕则赶忙哄道:“你看,这么久也一点事情没?出,我看那?虞美人也不是?那?种会随处乱说的人,再者?说,她可是?长公主的母亲,即便不为了?自己想想,也该为自己的女儿想想。”

    这话虽说的不近人情,却也是?实话实说,而李纯渊也的确因为对方的这个安慰稍微冷静了?下来。

    “但是?,还是?要小心些。”李纯渊最终还是?道。

    知?道李纯渊万事小心,徐奕则无奈叹息,他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的脑袋,语气几近宠溺。“好,那?明日我便去敲打她两下,你说可好,若实在不行,我便割了?她的舌头?,废了?她的手脚……”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就被?李纯渊捂住了?嘴巴,李纯渊的眉宇中?隐约有着犹豫。“她到底是?长公主的亲生母亲,若日后长公主得知?这事,说不定会恨你。”

    说到底,李纯渊并?不觉得这事残忍,只是?为徐奕则担忧而已。

    徐奕则了?然点头?,笑了?下。“放心吧,若真到那?一步,我也可以处理得当?的。”

    “嗯……”李纯渊将脑袋搁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只觉得安心。

    自从有了?徐奕则之后,他在这后宫之中?,终于不需要那?般提心吊胆了?,一切都有了?坚实的后盾。

    这日,徐奕则久违地去了?虞美人的宫殿。

    虞美人自从那?次春日围猎后,便郁郁寡欢,时不时还会流泪不止,她身边的太监宫女都看不太下去,以为这是?虞美人不再受宠之后哀春悲秋。

    所以,当?他们看见?徐奕则前来之后,心中?不免激动。

    “参见?陛下!”他们高声呼唤了?一声,希望能够令宫殿之中?的虞美人听见?。

    虞美人果真听见?了?,可是?,她却并?未如同太监婢女般所想的那?般激动,相反,她的神?色中?竟是?罕见?的恐惧与慌张。

    可惜,还未等这些宫女太监细查,走近的徐奕则已经?命令他们都离开了?。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狐疑与疑惑,但他们毕竟只是?奴才?,怎肯揣测主子的想法?

    最终,他们背身悄悄离去,甚至还为他们掩上了?房门。

    徐奕则倒是?好似一点也未曾看出虞美人的害怕与恐惧,非常自然地坐在了?她的身边,拿起?了?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朕也好久不曾来了?,小公主呢?”他四处观望了?片刻,未曾看见?长公主的身影。

    “她年纪小,需要休息,臣妾已经?命人带她去寝宫休息了?。”

    “可惜,朕本来还想过来看看朕的乖女儿呢。”徐奕则若有所思地道。

    这话,听在虞美人的耳中?却并?不简单,她已经?猜测出眼前的皇上已经?不是?原先?的皇上,那?么,真正的皇上又在哪里?

    可她不敢问,不敢说,她在这后宫之中?,不过一根毫毛的重量,又做得了?什么?

    可她为了?陛下,终究还是?忍耐住自己的恐惧,抑制住自己不受控制颤抖的身躯,抬起?那?双满是?恐慌的眼眸,紧盯着眼前与陛下全然一样的男人。

    “你到底是?……”

    “如你所想。”徐奕则轻笑一身,“但若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女儿,你还是?不要提不要问,朕唯一可以保证的,是?你往后日子的衣食无忧。”

    “……”虞美人知?道眼前的男人若是?杀她,那?是?再简单不过,若是?她孑然一身,她定是?不会在乎自己的生死,她宁愿跟随着陛下而死。

    可现在,他们的女儿还活着,她必须要保护她,直至她长大。

    闭上眼眸,再度睁开眼睛的她,眼中?只剩下坚定。“妾身所求,不过一处陛下身边的位置,希望陛下成全。”

    徐奕则瞥眼看向她,心道这位倒也是?个痴情人,他那?便宜哥哥倒也没?有白疼她。

    “陛下的身边自然会有你的位置,当?然你若是?暴露了?什么,陛下在九泉之下也不得瞑目。”徐奕则委婉地告知?了?一件事,“毕竟这都是?陛下所愿,若有一日,能够踏平边疆土地,将之收归徐国,接受万国朝拜,那?一切都值得了?。”

    虞美人心中?一惊,眼中?瞬间涌出了?泪水,但又被?她强自抑制住了?。

    再次睁眼,她已经?想清楚了?一切,“陛下,妾身待公主长大,希望长守青灯之前。”

    徐奕则凝视着她,“若真是?你的愿望,朕便允了?吧。”

    徐国在一系列变法之后,日渐强盛,而在新皇登基第五年,他发动士兵,攻打外族,其中?以骠骑将军常向柏最为精悍。

    他驾马浴水奋战的样子,成为了?外族长达十年的噩梦。

    而属越这个弹丸之地,因为徐国日益强盛,在新皇登基第六年,老老实实前来朝拜,再也不敢生出其他心思。

    至于南秦,作为徐国本来的城都,本有自立为国的心思,却也在新皇强有力的政策之下,只得乖乖地伏低做小,歇了?那?等心思。

    新皇登基第十年,攻克外族,不愿臣服的外族向北逃窜,而留下来的外族则弯下了?他们的脑袋,每年对徐国进行朝拜上贡。

    这之后,徐国打通了?京城与边疆的交通要塞,经?济开始流通,外族与徐国开始了?友好地交易。

    同年,徐奕则身披冕服,身边站着徐国高贵的纯渊娘娘,在骊山进行了?祭天仪式。

    他们有着无上的荣耀。

    徐奕则的手掌托着身边李纯渊的手,心中?也不免怅然。

    他也不曾想到,他这个假皇帝,竟也能够做到这个地步,而现如今,即便他被?拆穿了?身份,也不敢再有人多说什么了?。

    史书,永远是?留给胜利者?的,而此后,史书上只会记载——

    晗绪帝,武帝也。

    纯渊皇后,乃帝至宠。

    【正文完】

章节目录

朕不想死[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诗人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诗人的猫并收藏朕不想死[穿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