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唐无乐从不欠人人情, 但对上柳惊涛,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就走岔了线。

    从一开始, 柳惊涛拿他当噱头退了唐门的婚开始, 唐无乐就觉得在柳惊涛面前矮了一头。

    会被当作噱头,是因为退婚这事儿,是他去问柳惊涛提的。

    这人之后就喜欢戏弄他, 看他暴跳如雷, 就笑得惊天动地。

    偏偏他还不能真的发作,因为他欠柳惊涛人情。

    武翼青带明教余孽围堡,柳惊涛带门下弟子来援。

    白眉鼠王胡鞑透地而出, 唐无乐没想到, 柳惊涛竟会代他受难。

    唐无乐看着昏迷不醒的柳惊涛,只觉得头都大了,这次的人情欠的, 拿什么还?

    想要还人情还得让人先活下来,手更是不能废。

    于是, 从不欠人人情的唐无乐, 不仅人情欠大了, 还不得不又欠了谢云流和风雨落人情, 甚至欠了万花谷的人情。

    这些人情,怕是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万花谷裴元赶到时,唐无乐松了一大口气。

    却不知道,让他抓心挠肺的事儿还在后面。

    “乐乐,我伤口好痛!”柳惊涛躺在床上呻.吟。

    唐无乐转身就想去找裴元, 被柳惊涛没受伤的那只手一把拉住:“要亲亲才能好。”

    唐无乐一腔情真意切的担忧,瞬间喂狗。

    “乐乐,我伤口像蚂蚁在咬!”柳惊涛躺在床上叫魂。

    唐无乐知道他不全都是假装,瞥一眼柳惊涛,转开眼。

    “乐乐,我真的好难受。”柳惊涛哼唧。

    “是不是亲亲就能好?”唐无乐压不住良心的拷问。

    柳惊涛的眸子在一瞬间锃亮,和北方草原上见了血肉的狼一样。

    唐无乐被他盯得,心扑腾扑腾的跳。

    “亲亲呢?”柳惊涛决定了先下手为强,就毫不迟疑。

    唐无乐半晌没回头,在柳惊涛以为无望时,有蜻蜓点水在他唇间一触即分。

    再看时,房中那个一直留下来照顾他的唐无乐,也不见了人影。

    这次,换柳惊涛心扑腾扑腾的跳。

    唐无乐以为,有个亲亲就真的能好。

    却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叫得寸进尺,叫得陇望蜀,叫得步进步,叫贪心不足。

    要到了亲亲,就要抱抱,要到了抱抱,就开始求擦澡。

    一趟澡擦下来,明明袒胸露背的人是柳惊涛,唐无乐却觉得自己被轻薄完了。

    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最倒霉的是,他还欠了这人人情。

    唐无乐心累,只能盼着柳惊涛的伤快点好。

    然而唐无乐万万没想到的是,受伤的柳惊涛还是被动模式。

    等柳惊涛伤好,这些种种全变成了主动模式。

    他稍有反抗,柳惊涛便能把他那半条胳膊长的蜈蚣般疤痕,大剌剌的亮出来晃悠。

    柳惊涛从床上爬起来的第一个月,他被咚在墙角吻了二十九次。

    柳惊涛从床上爬起来的第二个月,他被柳惊涛揩油三十三次,其中三次手都伸进了他衣服里。

    柳惊涛从床上爬起来的第三个月,仗着自己受了伤,让唐无乐送他回霸刀山庄。

    唐无影不仅同意了,还备了唐门最好的马车。

    随同柳惊涛回霸刀山庄的弟子们,对于自家的大庄主花式调戏唐无乐,喜闻乐见。

    柳惊涛似乎也掐准了唐无乐的弱点,每每便把一条胳膊往外晃。

    从川蜀一路北上,唐无乐都不知道他还剩下多少清白。

    抵达霸刀山庄,柳惊涛耍流氓一样,连住处都不给他安排,让他直接住进柳惊涛房中。

    唐无乐从出生开始,就没过得这么憋屈过。

    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

    被柳惊涛半胁迫着进房用晚膳时,唐无乐爆了:“是不是我以身相许,这事儿就算完?”

    柳惊涛被这突如其来的喜悦,砸的晕头转向:“乐乐你终于想通了?”

    唐无乐将一杯酒往柳惊涛面前一放:“既然你说是,就干了这杯酒!”

    柳惊涛大喜过望,给唐无乐也斟了一杯酒:“来,交杯!”

    唐无乐看着那杯加了“日醉”的酒,忍了:“交杯就交杯!”

    柳惊涛从不认为自己海量,但就算是笑醉狂,他也不至于一杯倒。

    被唐无乐往床上抱时,柳大庄主很慌:“你给我喝了什么?”

    “日醉。”唐无乐面无表情,心里也慌得丫皮。

    话音刚落,躺在床上的柳惊涛便觉得下腹热意上涌。

    最要命的不是**突起,是他现在除了那处生机勃勃,其他地方全都无法动弹。

    柳惊涛挣扎的满脸是汗,连胳膊上的伤口都红得似要滴血。

    唐无乐的良心又痛了痛,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是霸王硬上弓呢,还是霸王硬上弓呢?

    “乐乐……”柳惊涛几番挣扎,无果,心中苦笑,恍惚认命。

    唐无乐都打算霸王硬上弓了,认命的柳惊涛,让他的良心再痛了痛。

    最后,唐无乐选择了霸王硬上弓。

    欺男霸女唐无乐,对唐门暗器的构造如数家珍。

    但是,对男女之事,除了他哥把日醉交给他时的暗示,其他一无所知。

    柳惊涛就见着唐无乐,霸气的上了床榻,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两人面面相觑一番,唐无乐恶声恶气的开口:“闭嘴。”

    柳惊涛:“……”并没有说话!

    那次的事情唐无乐拒绝回忆,总之,是血的教训。

    让唐无乐很挫败的是,柳惊涛看起来也没有很舒服。

    做了这等羞耻之事,唐无乐根本不敢在霸刀山庄久留。

    反正柳惊涛已经送到,也没有任何人说他不能走。

    哪怕屁股疼得快要裂开,唐无乐不等天亮,翻身上马就走了。

    再然后的事情,唐无乐也不想回忆。

    只知道那处有伤的情况下选择骑马,就是自己找罪受。

    他猜测柳惊涛等“日醉”药效散去,定会出门追他。

    大道不敢走,只敢从密林中一路遁回唐门。

    唐门弟子虽然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存能力,但不代表他这种情况,可以过得很轻松。

    那处的伤势反反复复,到他快回唐门时还没好的彻底。

    而他赶回唐门,柳惊涛也去而复返。

    人在家门口却不得入,唐无乐从未如此狼狈。

    唐无寻收到讯息从唐门赶到唐无乐落脚的小院,看着面色苍白还发着低烧的唐无乐,就是一愣:“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唐无乐一肚子怨气,不知道朝谁发,被唐无寻撞到枪口上,气道:“还不是你给的日醉。”

    唐无寻一开始愣了愣,之后把唐无乐往自己怀中一按,手就往下处去了。

    唐无乐一声惊叫,绝地反击从唐无寻怀中逃出。

    唐无寻在唐无乐三步之外捂脸蹲地:“我特喵给你日醉,是让你搞别人……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弟弟?”

    唐无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为我把胳膊伤成那样,怎么能让他受这种罪?”

    “你除了研究暗器和易容术,就半点都没偷看过堡中禁术?”唐无寻服了。

    交欢这种事,都说是欢了,怎么可能如此惨烈。分明是交的方式不对啊!

    “你都说是禁术了!”乖宝宝唐无乐反驳的理所当然。

    唐无寻没话要说了,转身就走。

    两个时辰后,去而复返,扔给唐无乐一罐药膏,道:“那处用的。”

    又要转身就走时,唐无寻顿了顿脚,到底是站住了:“虽然不想说,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这次你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纯属你自己技术不好,怪不得柳大庄主,不准因为这件事情记恨别人!”

    喝了“日醉”的人除了一枝独秀,动弹的力气都没有。

    唐无乐一个主动的,居然把自己搞得差点丢掉半条命。

    唐无寻不想承认,自己有个这么蠢笨的弟弟。

    唐无乐一直等到霸刀山庄有事,着人将柳惊涛寻回,才姗姗迟回,抵了唐门。

    柳惊涛得知他走后,唐无乐才肯在唐门露面,心知自己这次是真的把人给惹恼了。

    很是诚恳写了一封致歉信给唐无乐,虽然并未等到唐无乐的回信。

    两人再次见面,是在次年扬州的海港码头。

    柳惊涛一出现,唐无乐就不想见人了。

    但一骑快马而来的柳惊涛,胳膊上坦荡荡露着一条疤,让唐无乐想转开眼,又转不开。

    他见那人飞跃下马,快步到了谢云流面前:“回庄中迟了些时日,还好今日赶上了。”

    柳惊涛这两来两去,伤势初愈大约都没能好好休息吧?

    流云号上,柳惊涛再与他晤面,不再强势的无法推拒,而是发乎情止乎礼。

    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这样的柳惊涛,让唐无乐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他到了嘴边的关怀,竟也只能咽下喉去。

    有生之年,唐无乐再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憋屈。

    唐无乐是许多年后,才明白唐无寻当初那话是什么意思。

    彼时,他与柳惊涛已解开了误会。

    柳惊涛不再挟恩图抱,唐无乐也知道,柳惊涛于他到底意义不同。

    唐无乐自问,床笫之间,他与柳惊涛也甚是和睦,直到……他见了风雨落绘得小册子。

    嗯……

    嗯……

    嗯……

    所以,当年还真不是柳惊涛的错?

    再后来,唐无乐也不想多说了。

    舒服归舒服,对唐门弟子而言,失控这种事也很讨厌。

    若那个人不是柳惊涛,唐无乐相信,他这辈子都不会允许有人这么对他。

章节目录

(综同人)把基三穿成筛子[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初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离并收藏(综同人)把基三穿成筛子[综]。

顶部